美得過火

樵思林 2022/03/08 19:42 點閱 126217 次

第一次看到高大俊秀的野虎時,我心裡的小鹿著實狂奔亂竄了好一會兒。野虎有著典型的荷蘭人碩長身材,然又更勝一籌,198的身高令我跟他談話時得努力仰著脖子,半天的話講下來之後,頸子硬是僵直了好些天動彈不得。

模特兒般的體格

除了壯碩修長如模特兒般的完美體格之外,最迷人的是他那雙湛藍如碧海的眼眸,當他定定看著你時,雙瞳會產生一股如黑洞般的強大引力,使你稍一不慎便要陷溺在那深邃的海淵裡;至於那頭閃亮金髮倒是修剪得短短地很精神,襯得野虎的臉部輪廓更分明。

使我頗為驚訝的是,當這個高壯如古羅馬勇士的大男生第一次開口與我交談時,竟露出了靦腆的神色;而更讓我意外的是,他說話的語調與音色亦如中學男生一般地清澈而微帶童音。猛男與天使兩種背道而馳的特質,奇異地在他身上融合得恰到好處,使他具有一種無與倫比的獨特魅力。若不是我早已名花有主,恐怕當時也會加入那一長串痴戀野虎的女子行列哩!

野虎是阿赫唸博士班時一同在教授工作的實驗室的同事,一天下班後隨著阿赫登門拜訪,說是來嚐嚐台灣賢妻的廚藝。當三個人品嚐著我這個實在不高明的廚師半小時內變出來的簡單菜色時,野虎突然嘆了口氣。

「我太太從沒為我做過飯呢!」

喔!原來他結婚了。也難怪,這樣一個出色男人成家的機會太多了!

「莫妮卡在巴黎工作。」阿赫補充道。

咦?既然結了婚,為什麼又分隔兩地呢?

夫妻分隔兩地

「莫妮卡是在巴黎出生的,她說過這輩子休想讓她離開巴黎!她總說巴黎是世界上最棒最有趣的地方,若是要她住在別處,那麼不到三天就準會讓她悶死嘔死的!」野虎說這話時雖然配著一抹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我怎麼覺得他那美麗的藍眼睛露出一絲哀怨的神色呢?

那天晚上野虎酒足飯飽地道別時,興高采烈說道:
「下個週末等莫妮卡過來後,我帶她見見你們,咱們一塊兒出去喝一杯!」

這對夫妻原來只有每個週末才得以團聚,兩人輪流上對方的城市去相會。

野虎離開後,阿赫告訴我,野虎及莫尼卡是幾年前在瑞士滑雪時認識的,相識不久即閃電結婚,此後就一直過著牛郎織女般的婚姻生活。老實說,如此相愛卻又不相守的經營婚姻方式,還真在我理解範圍之外。

射進一道艷光

週六很快地來臨。當天傍晚在我應聲開門時,霎時被射進門來的一道艷光刺得張不開眼來。

今天的野虎看來滿面春風,他身旁一位黑衣女子正對我微笑著,原來她就是光源所在呀!

「嗨!這是莫妮卡,我老婆!」

見到莫妮卡,我頓時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一位艷色女子,才會讓我們的大帥哥心甘情願早早走入婚姻的枷鎖,而讓眾多癡情女子心碎;也只有如此的絕色麗人,方使野虎願意過著已婚王老五的寂寞生活。

跟著野虎進門後,巧笑倩兮的莫妮卡隨手脫下長大衣;我接過莫妮卡的大衣,好不容易才把因驚訝而張開的嘴硬生生用力閉上。

說實話,這樣惹火而姣好的身材,我還是平生首次親眼所見哩!莫妮卡使我不得不相信上天有時候真是不公平的,竟把世上所有最美好的質素單單組合在一個人身上!

那晚我們四人玩得很盡興,莫妮卡相當健談,她那口帶著濃厚法國腔的英語蠻可愛的,我們倆聊得開心極了,我也挺喜歡她艷麗外表下的傻大姐性格。

頂級俊男美女

在酒吧裡,莫妮卡突然湊過頭來:「你知道嗎?當初可是我倒追野虎的唷!」她俏皮地說。

「我第一眼看到他,就不可自拔愛上他了;然後我告訴自己一定要嫁給這個男人!所以呀,沒多久我們就結婚了!」

嗯!好浪漫!不過這樣的故事發生在如此一對頂級俊男美女身上,實在不令人意外呀!

在酒吧裡聊得不過癮的我們決定換場,找家迪斯可舞場活動活動筋骨去。

走在河畔的月光下,初冬的寒風陣陣襲來,顯得夜更靜了。

「唉!在你們這種鄉下地方,到了晚上還真沒地方可去啊!」

頓時我終於了解,為什麼野虎曾說,這世界上除了巴黎之外,任何地方對莫妮卡來說,都是「蠻荒之地」了。

然而,愛一個人,不就是甘心隨他行旅天涯海角,只因不願須臾分離的嗎!

而巴黎,就是讓莫妮卡在尋得真愛之後,卻不願與他朝朝暮暮廝守的唯一、及必要理由嗎?

只為了一座城市

僅僅就只是因為一座城市?

難道真愛的價值,還及不上一座城市嗎?或者,莫妮卡對她們的婚姻太具自信了,使她相信距離並不會成為摧毀婚姻堡壘的那顆炸彈?

這天阿赫一踏進家門,就急急衝到廚房對我說:「告訴你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今天實驗室裡有人親眼撞見野虎和溫蒂在咖啡間裡擁吻!而且還不只一個人看到哩!」

我剛剛還揮舞著的鍋鏟頓時停在半空中,過了好一會兒,突然聞到一陣焦味,半晌回不過神來的我才想起正在燒菜;趕緊瞧一眼月曆,不對啊!今天又不是愚人節,開什麼玩笑啊!?

「你說溫蒂?跟野虎?!怎麼可能啊!會不會是看錯啦?」我皺起眉瞪阿赫一眼。

「絕對沒錯!今天大家都在議論紛紛,太不可思議了!溫蒂跟野虎,怎麼可能吶!」阿赫搔搔頭,下了一個跟我一樣的結論。

溫蒂是他們實驗室的小胖妹,不到160公分的身高,偏留了一頭過腰長髮,從背後看過去,只能見到那片瀑布般的髮絲及兩截圓滾滾的短腿。

實驗室裡的小胖妹

其實溫蒂圓圓團團的長相蠻可愛的,不過聽說她很不好相處,阿赫的同事們總抱怨溫蒂像一頭刺蝟,防禦性及攻擊性俱強。

這時我的腦海中出現了野虎跟溫蒂擁吻的畫面。不對啊!他們兩人要抱在一起接吻,那溫蒂腳下豈不是得墊張板凳才行?否則她連野虎的脖子都夠不到咧!

接下來一段時間, 阿赫每天都帶回來野虎及溫蒂爆炸性緋聞的最新發展:有人看見他們手牽手出現在超市裡;野虎天天開車送溫蒂回家;溫蒂好像搬進野虎的住處了!

看來他們是玩真的了?

那莫妮卡呢?我不禁為莫妮卡擔起心來。她知道此事的反應會是如何呢?她受得了這個打擊嗎?畢竟野虎是她尋尋覓覓才得的真愛啊!她會努力挽救這場婚姻的浩劫嗎!

聽說野虎和溫蒂愛得很苦,因為他們的戀情無法獲得全世界的認同與祝福,所有的人都為莫妮卡抱不平,還有,感到不可思議:「怎麼會是溫蒂呢?」「野虎怎麼會看上她的呢!」

匹配的婚姻?

在這場三角拉鋸的愛情戰爭裡,也許壓力最大的是溫蒂吧?我想。她不但要面對全世界的指責,揹起婚姻破壞者的罪名,而最不堪的,應該是來自眾人不解及嘲諷的目光吧?「怎麼會是她呢?憑她也配!」這樣的評語應該是她意料中的吧?

那麼,什麼又是「匹配」的愛情關係呢?我不禁思考著。野虎及莫尼卡應該是全世界最相配的夫妻吧?為何最終卻成為怨偶?而相較於外表遠遠遜色的溫蒂,莫妮卡應是最有資格擁有全世界的天之驕女吧!那麼,又為何她終究連自己的婚姻都保不住?

也或許,對一向總是輕易就獲得全世界的莫妮卡來說,婚姻這座城堡並非她須誓死捍衛的唯一王國吧?

就在我猜測著莫妮卡對丈夫外遇可能採取的反應時,竟聽說她跟野虎已經找律師辦離婚了!她對於婚姻輕易棄守的態度倒是令我驚訝!也終於有些瞭解,為什麼野虎會捨艷麗的妻子, 而就身邊不起眼的小胖妹了。

寂寞時的手臂

對男人來說,或者,對女人也一樣,陪在身邊的那人是否擁有賞心悅目的傲人外貌並不是那麼重要;我們所需要的,不過是一雙在寂寞時,可以輕擁你肩頭的手臂,或是在你喪氣時,對你投以慰解目光的眼眸吧?

一年後,聽說野虎與莫妮卡終於辦妥離婚了;然後,又聽說他把工作辭了,遠赴瑞典就職,就在溫蒂遷居瑞典的半年後,而且他們還同在一家公司任職;再然後,聽說莫妮卡在巴黎也有了新男友。

在北歐嚴寒的漫漫冬日裡,有了情人的體溫可供相互取暖的野虎和溫蒂,應是幸福而滿足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