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小說〉噩夢人生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22/02/24 11:06 點閱 5171 次

又是一個噩夢不斷的夜晚,她渾身被汗濕透,拼命想要掙脫那種被陰暗牢牢箝制的壓迫感,卻怎麼也掙不開。當她終於在慘叫聲醒來,睜開眼,來不及分辨置身的場景,身旁的丈夫卻不耐地踢了踢她的腳,「妳是不是做噩夢了?叫得那麼悽慘,快被妳嚇死了。」

她抓緊胸口的睡衣,感覺到腳踝處一陣疼痛,他似乎用了很大的狠勁踢她,到底有多嫌惡啊?沒有絲毫憐惜,應該,也沒有愛吧!

她連連喘了幾口氣,神智慢慢清醒,沒有回答丈夫,只是扯了扯嘴角,苦笑了笑,翻身朝牆壁,不想看到他那張讓人冷到發顫的臉。

噩夢跟他有關

她多希望丈夫會把她擁在懷裡,撫開她額頭的濕髮,輕聲拍撫她的背說,「不怕,不怕,我在這裡。」可是,這樣的念想早就像冬天裡滿園的蝴蝶,純是虛幻。

他當然不知道噩夢跟他有關,她也沒想告訴他,因為說了也沒用。

他倆交往時,他對她照顧有加,凡事以她為優先,去餐廳點的菜是她喜歡的,約會地點是她嚮往的,知道她喜歡小提琴,只要國外來了演奏團體,就會第一時間買了貴賓席,陪著她聆賞。他喜歡跟三五好友去酒吧看世界盃足球賽,擔心她無聊,事前一點點教她足球規則,比賽時也耐心解說,當她露出疲態,他毫不遲疑地放下扣人心弦的比賽,送她回家。

這樣一個事事為她著想的男人,向她求婚時,她毫不考慮就點了頭,戴上了戒指,甘願做他一輩子的伴侶。

誤進了婚姻網羅

哪知道,他婚後就變了。

非但少了體貼溫柔,甚至對她提出的要求,明顯的不耐煩,不再陪她逛街、點菜隨意點,她想去聽小提琴演奏會,他竟然說,「買CD就好了,要不然,You tube還可以免費聽。」

她如果抱怨他追求時可不是這樣的,他的回答總是,「追女朋友當然要言聽計從,成了我的老婆,是自家人了,幹嘛還要刻意討好妳。」

難道成了他的妻子,就不需要呵護不需要疼愛了嗎?莫非,他只是想追求一個婚姻中的伴侶,而不是因為愛,想要跟她廝守一生?是她當初看走眼,還是他的騙術太高明,讓她誤進了婚姻網羅?

恐怖的計程車司機

一個人心裡沒有愛,怎麼可能天天睡在一張床上,還可以做那麼親密的事情?或許,丈夫只是懶得再花心思討她歡心,至少還把她當妻子看待。直到發生了那件意外,她才了解自己太天真了。

那天,接近年關,趕著把該年度的工作告一段落,加完班已經十點多,冬天的夜裡又濕又寒,她打電話給丈夫,請他來接她,他直接就拒絕了,「我也上了一天班,剛到家洗完澡,不想出門了。」他也很累,要她自己叫車。

公司簽約的車行剛好沒車,她只好在路邊招車,因著疲累,上車沒多久就睡著了,突然驚醒時,車子外面卻一片黑暗。

司機的一張猙獰大臉在她眼前晃動,雙手在她身上亂摸,她嚇得尖叫,下意識拳打腳踢反抗,慌亂中,掏出隨身的抗菌噴霧劑,胡亂噴向司機的眼睛,一直噴一直噴,直到司機鬆手。

她立刻打開車門逃出去,邊跑邊按下手機的緊急求救鍵,隨即躲在附近的草叢裡,直到警察救了她,也抓住了做案的司機。

嫌她身上的味道

雖然逃過一劫,到警察局做筆錄時,她依然害怕得抖個不停。丈夫趕來時,看到她被撕破衣服的狼狽模樣,脫下羽絨來披在她身上,沒有一句安慰,卻繃著一張臉責問她,「妳為什麼隨便攔車?如果被殺了怎麼辦?」

旁邊的警員還比較有人情味,安慰說,「幸好沒事,妳太太機警,逃過一劫,趕快回去吧!」

她坐在副駕座上,想起來一陣後怕,忍不住哭了,丈夫卻冷冷問她,「他摸了妳哪裡?他親了妳嘴嗎?」

她拼命搖頭,嗚咽著,「沒有,沒有,他只是扯破了我衣服。」

回到家,丈夫就催她去洗澡,她拉拉他衣服,「你陪我好不好?我害怕。」

「別碰我,髒死了,快去洗乾淨。」丈夫嫌她身上有了別的男人味道,皺著眉扭過頭去。

她蹲在浴室的角落裡,瑟瑟發抖,牙齒喀喀作響,既委屈又傷心地淚流個不停。如果丈夫去公司接她,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不幸,他沒有一句道歉,還怪她就會找他麻煩…。

那以後,夫妻關係更加疏離。雖然司機並未強暴得逞,可是,丈夫卻在她的噩夢裡成了那個強暴犯,一次次凌遲她的心。她要怎樣才能走出這個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