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小說〉想他的時候他在天邊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21/12/09 11:33 點閱 5801 次

夜半醒來,怎麼也睡不著,去到書房,打開存放各種資料的抽屜,其中一個已經很久不曾翻閱,就怕被回憶割傷了自己。突來的悸動在心裡湧動,她取出當年的日記,記錄著關於他的點滴片段。

他和兩個死黨一起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照了許多相片,說了許多話。S和C說,「他幾乎每天都提到妳。」

她愣住了,手指停在那一頁,往前翻,確定年分,沒錯,是她大學畢業那一年。他怎麼可能幾乎每天都提到她?那是否證明,他心裡是有她的。

她跟他認識許多年,彼此關係時而像蓬萊米,時而又像在來米般若即若離。聽說他們兩家的上一代有著消除不了的宿怨,如同武俠小說常見的仇家情節,她沒膽量去挑戰,也或許是覺得沒那麼愛,所以,始終以為,保持現況就好了,做個朋友,遠遠望著他,知道他過得好,就好了。

大學四年她離開家到北部,他則去了南部,她不斷在郊遊、烤肉、唱歌中為青春染色,結交一個又一個男朋友,想把他擠出記憶之外,不讓他沾上愛情的邊,這樣就可以隨時忘了他。

可是,只要回台中,知道他也回了家,她就會跑去看他,而他總是陪著她,聊天、逛街,到東海的豆子吃仙草蜜,騎車去大肚山的望高寮看夜景。然後送她搭客運車回台北,等了一班又一班,她卻捨不得上車,直到夜很深很沉,才跟他揮手說再見。

平常他們大都以書信往來。他回信晚了,她生氣,他信裡的字寫少了,她也生氣,故意隔很久才給他寫信。她明知道他很忙,卻又故意保持小打小鬧的偽情侶關係。

他沒有主動說,她自然也不願意點破,總是忙著把一小顆一小顆剛冒出芽的情苗掐斷,就怕真有那麼一回事時把自己傷得更深。

大學畢業後,她留在北部工作,他回到台中,他交了女朋友,還在臉書上看到他倆不時分享的照片。是忌妒吧!她沒有按讚。而且也跟不同的男生拍了合照,放在臉書上,跟他互別苗頭。說來奇怪,他也不在這些合照下按讚。

只有她知道,那些合照的男生們,她一個也不愛;她也沒問他,他會跟合照的女生結婚嗎?就怕問出口以後,就會變成事實。

他要去對岸工作前,特地到台北來看她,兩人去夜市吃路邊攤,她清楚記得那碗花枝羹,好燙,燙傷了她的舌頭。他特別買了一枝她最愛的布丁冰棒給她吃。之後,他倆隨興走了好多路,腳後跟都起了水泡,她卻沒說,忍著痛繼續走,就像她忍著心痛牢牢記住跟他一起走過的每一步路、說過的每一句話。

她刻意不再寫信跟他聯絡,很努力地結交可以結婚的對象,甚至跟他的好朋友S也嘗試交往,感覺上可以貼近他一些。可是,沒有一次相親或交友是成功的,因為她心裡裝著滿滿的他,怎麼有空間讓給別人。

萬萬沒想到,他在一次出差時,飛機失事,全機無一生還。

她參加了他的告別式,哭得比他家裡的其他人還要嚎啕,感覺整顆心都要嘔出來了,他卻再也看不到。他剛走那段時間,她不敢抬頭望天,總是低頭走路,淚水就在她思念的時刻滴啊滴地落在地上。

早知道他會這麼早離開,無論如何也要跟他談一場即使沒結果的戀愛。

早知道他會這麼年輕就結束生命,她絕不跟他賭氣鬧彆扭,她會更用功考上跟他同一所大學,她會珍惜彼此每個相處的時刻…。

如今,只剩下想念,她沒說出口的,他放在心裡的,只是一種模糊不清的告白。其實,有沒有告白已經不重要了,他已經在那遙遠的天邊,在不同的白雲後面跟她捉迷藏,而她卻永遠找不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