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a4%a7%e6%b3%95%e5%ae%98%e6%9c%83%e8%ad%b0%e8%81%b2%e8%ad%bd%e5%b4%87%e9%9a%86%ef%bc%8c%e6%b3%95%e7%95%8c%e8%aa%8d%e7%82%ba%e6%87%89%e8%a9%b2%e8%b6%85%e8%b6%8a%e6%94%bf%e6%b2%bb%e6%84%8f%e8%ad%98%e5%bd%a2%e6%85%8b%e8%88%87%e9%bb%a8%e6%b4%be%e4%b9%8b%e4%b8%8a%e3%80%82(%e5%8f%b8%e6%b3%95%e9%99%a2%e5%ae%98%e7%b6%b2)

年金改革釋憲 法界:大法官無法迴避

劉東皋 2018/10/10 22:06 點閱 11446 次
大法官會議聲譽崇隆,法界認為應該超越政治意識形態與黨派之上。(司法院官網)
大法官會議聲譽崇隆,法界認為應該超越政治意識形態與黨派之上。(司法院官網)

【台灣醒報記者劉東皋、章文台北報導】監察院院會以14:11通過提「年金改革釋憲案」,司法院大法官會不會再推辭受理?法界人士受訪時說,司法院上週不受理監院所提「不當黨產條例釋憲案」,理由是「與監察權無關」,問題是,監察權的行使與司法院何干?分析深層原因,受訪法界人士一言以蔽之:「大法官怕一旦受理釋憲,這兩案非作違憲的解釋不可。」

上周司法院大法官針對監察院送出的「不當黨產條例釋憲案」,作出不受理的決定;對於9日監察院表決14比11通過送出「年金改革釋憲案」,再引起外界疑慮,擔心大法官會以同樣理由不受理釋憲。大法官認為監院只能就職權行使內的彈劾、糾舉、審計權提出釋憲,監察院再度為年改請命,大法官如何因應,外界都密切觀察中。

司法院置喙監察權?
監院去年提出黨產條例釋憲案,大法官5日認為監察院沒有違憲審查權與專屬聲請權,且黨產條例也與監院的職權無關,不符合「大法官案件審理法」的規定,決議不受理,監察院回擊大法官踐踏五權憲法,但仍不氣餒,9日再通過年改釋憲案。大法官書記處9日下午回應,一切都要等到收案討論後才有結果,目前沒有定論。

資深律師、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許文彬受訪時說,大法官的說法,法界人士是不會接受的。首先,大法官之前曾有受理監察院提出的釋憲案申請先例;其次,所謂「具體釋憲標的與監察權無關」,許文彬直言:「監察權非你大法官所能審查」,法律人是無法接受這樣的說詞的。

不敢受理釋憲怕甚麼?

許文彬說,由大法官拒絕受理「不當黨產條例釋憲案」的態度,已可窺知大法官們心裡有數,一旦受理,勢必做出違憲的解釋不可。黨產會竟然可以不經司法程序,以「不當黨產條例」就強扣人民團體數十億財產,一旦釋憲,肯定是違憲的(任何法律條例與憲法牴觸一律無效)。

他感嘆說,本屆大法官在蔡政府提名之後,政治傾向明顯,發言常涉及意識形態與政治立場,失去崇隆的地位,非常可惜。希望大法官挺起脊椎,堅持國家賦予的職權,拒絕政治意識形態的綁架;不要讓國家五權分立的制度,因這次的釋憲案受傷害。

前法務部政務次長、現職律師的陳守煌也指出,針對「信賴保護原則」與「法律不溯既往原則」,只要監察院提出清楚具體的釋憲,為了消弭社會紛爭,大法官應該接受釋憲案。他也表示,「五院之間,應該彼此尊重」。

年改違法 應該釋憲
陳守煌說,聲請只是啟動釋憲的第一步,司法院大法官會綜合判斷是否合乎程序、該不該受理釋憲,這部分自然要尊重大法官會議的決定。不過,他認為,五院間應彼此尊重,監察院所提釋憲案並非沒有理由,就年金改革案而言,他覺得大法官有必要進行釋憲,以消除社會的紛擾。

年金改革案引起社會眾多紛爭,主要爭議在公務人員與政府之間的「信賴保護原則」與「法律不溯既往原則」。陳守煌指出,民國60年代,民間待遇遠優於公務員;因為公務人員薪水低,政府承諾以逐漸加薪及退休保障,讓公務人員得以安心工作,這是「公務員與政府的契約」。

直到民國84年以後,新進公務人員才適用新制;從84年至今,也過了23個年頭,民國84年以前適用舊制的公務(退休)人員也逐漸凋零。如今以一項法律推翻「不溯既往」與「信賴保護」兩大原則,是否違憲,陳守煌認為確實應該進行加以釐清。

維欣聯合律師事務所張義祖律師對於目前一些大法官的公信力則有所批評。他舉前副總統呂秀蓮之前質疑大法官作出的同婚釋憲案為例,「連大法官的解釋文可能都違憲」。他指出,大法官是站在所有人民的權利立場進行釋憲,而不是為了符合某些政治利益或立場而釋憲。如今,因大法官大多是蔡政府提名,也漸失公信力。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