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鍥而不捨多問一句

鄭羿菲 2016/07/18 20:49 點閱 367 次

有時候鍥而不捨地向受訪者要手機,他們也會改變初衷留下電話。

早上在自行車納保的公聽會,難得地遇見「運輸管理」學系的教授,在公聽會結束後,抓緊時間上前交換名片,也想要手機詢問未來可能遇到的交通議題,但教授表明了不想留下手機,菜鳥時期我可能悻悻然地就走了,今天卻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向教授表示自己主跑交通線,希望能拿到教授手機以便日後詢問交通議題,沒想到教授便願意留手機了。

有時候不達目的,只需要多說幾句話、多走幾步路就能達成。

在公聽會上聽著教授們的意見,感覺就像上了好多堂課,原來小小的租單車動作,也包含了許多影響生活面的法律、保險知識。小小的投保動作,民眾會在意是否漲價,但出了交通事故時,又會怪政府沒納保險,爭著要國賠。官員們也認同要納保,但是擔心財源在哪裡的心情都寫在了臉上、表現在保守的語氣上。

反倒是窮哈哈的台北市交通局豁達地說,騎公共單車前半小時都有相關補助,民眾少擔點心。而教授們只堅持對的觀念,提出納保、政府出一部分的概念、舉例後,其他就不是他們的問題了。


鄭羿菲
snowmoonfox-hotmail-com

2015年踏入媒體記者行業,畢業於輔仁大學法律系,曾在輔大姐妹校「中國人民大學」擔任法學院交換生,親身觀察中國大陸官方與民眾對台灣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