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眾議院沒在怕 安倍獲右派支持、北韓違反人權 聯合國制裁使不上力、身處穆斯林國家 華裔當省長不簡單 (20141121國際現場嚴震生)

2014/11/21 11:00 點閱 997 次
聯合國想要以人權問題制裁北韓,恐怕沒這麼容易。(photo by 聯合國官網)
聯合國想要以人權問題制裁北韓,恐怕沒這麼容易。(photo by 聯合國官網)

主持人:醒報社長林意玲
與談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嚴震生教授
整理:游昇俯、陳昱穎、張顯主

一、解散眾議院沒在怕 安倍獲右派支持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最近日本安倍晉三竟然解散眾議院,解散國會雖然台灣常在討論,但從未到那個地步。日本這麼激烈發展其中一定有前因後果,是不是安倍要為政策負責?

嚴震生:一般國家如果沒有被國會議員不信任投票,便沒有義務解散國會。雖然每個執政黨或首相、總理都有主動解散國會的權力,但在國會剛選出來1年之內也是不行這麼做。歐洲有些國家議會制大概是5年一任,日本是4年一任,有些政黨執政1、2年之後,發現再執政下去,下一屆可能輸掉,或可能表現得不好,因此在人氣還旺的時候提前先解散國會。

【對手措手不及】
也就是本來4、5年的任期,現在經過1、2年就先解散國會,然後再贏一次選舉,就有4年或5年,加起來等於有6年至7年的任期,這是一種技術性的解散。或說是當國會遇到一些難題,提前─英文說的snap,就是彈個指頭─讓對手毫無預備的空間。

這次安倍突然解散國會,反對黨民主黨承認,他們在全國480個席次可能沒辦法推出多少候選人,就是沒有預備好。因為一般大概在選前1年多才開始預備,安倍也不過才執政2年,還有2年的任期,眾議院就宣布改選,他也是趁自民黨還是第一大黨,且反對黨非常分散,所以有機會。

這一次,加上他的執政聯盟公民黨,有3分之2多數,所以認為下一個選舉只要過半就好,過半他還是執政黨。雖然大家覺得他沒志氣,但他就是要維護他的政權。

問:安倍他有權力解散國會,不過有沒有風險?再來、如果馬英九學他,也決定國會重選,不是就不跛鴨了嗎?

【台灣總統沒這權力】
嚴震生:可是我們總統沒有主動解散國會的權力,只有被動的,比如立法院對行政院長投不信任投票,這種情況下行政院長可能被迫辭職,然後可以宣布解散國會。但我們的立法委員在電視上都是驍勇善戰,沒有人想多選一次,所以他們絕對不會去投不信任投票,讓自己還要面臨一次選舉。

台灣總統制基本上沒有主動解散國會的權力,議會制才有。法國的例子,當國會認為可以增加席次,或有機會維持多數,而去提前解散國會,這是常發生的。新加坡5年的任期,常常是4年就解散,然後宣布選舉。很少議會制是做滿5年或4年,通常會找一個選民對我印象最好的時候來解散。

問:這麼做到底有沒有風險?

嚴震生:風險是有一些,一定會減少席次,但我認為絕對是過半。目前民主黨看來不成氣候,選民對安倍的經濟表現不滿意,但有一部分選民支持他民族主義、右傾的形象,大家各有所取。自民黨執政以來,安倍的3支箭:擴大貨幣寬鬆政策、擴大公共支出、要做經濟的改革,到現在為止,經濟改革並沒有做到。

如今日圓已經跌到最低,1塊美金兌118日圓,照說寬大政策應該刺激經濟成長,但現在經濟成長也不好。加上安倍認為把經濟成長刺激出來就可以增加消費稅,消費稅要從5%增到8%。這也是為什麼大家認為消費稅增了以後並沒有改善經濟,財政赤字仍在擴大當中。所以安倍認為大家批評這點,他就把這點提出來,讓解散國會之後選民進行不信任投票做選擇。

問:這次安倍做了這麼一個大動作,日本各黨、媒體社論的反應是如何?有人說安倍太大膽,其實自他上任就沒有畏縮過,一直是橫衝直撞,而且有自信,他面對在野黨的反應您怎麼看?

【日股大跌】
嚴震生:在野黨一定是對他的政策有所批判、不滿,但更重要應該是日本的選民吧!我想就跟台灣一樣,所有政策推出來,股市一定是反應最敏感,看到日本股市是大跌的,表示日本選民對經濟前景是不看好的。我們也看到它的經濟成長是連續下跌,加上大部分觀察家預測明年經濟也要下修,所以看起來不是很好。

問:台灣跟日本關係密切,美國跟日本也密切,不知道國際之間怎麼看安倍這些作法?

嚴震生:安倍當初用這3支箭,所謂安倍經濟學─Abenomics,他自己很得意到處張揚─貨幣寬鬆政策確實刺激了日本的出口成長,也讓日本大企業賺了很多錢,可是小老百姓沒有感受到。貨幣寬鬆政策、擴大政府支出,看起來是刺激經濟成長,但對日本人來講,進口變貴了、通貨膨脹。

【3支箭失效】
一般小老百姓,剛開始是抱很大期待,但經過這2年,好像安倍經濟學是失敗的,第3支箭、最重要的經濟改革本沒有做下去。

但如您所講,安倍根本沒有怕過,在解釋憲法方面,讓日本能有自衛能力或共同防禦的義務,當然國內反對的很多,但主要自民黨的支持者,特別是右派的,是支持他的。

所以看起來他以政府帶頭領軍的國家資本主義政策,可能比起社會民主黨這種小黨來講,還是比較吸引中產階級。

問:重新改選是今年12月嗎?

嚴震生:對、就是今年12月,很快就要改選。想不到美國的期中選舉才剛結束,日本忽然冒出一個新的選舉。

主持人:大家可以想像這一宣布,日本要選舉的、要競選、要拉票的,應該會非常積極地動員起來,有聽眾朋友最近要去日本觀光的話,可以觀察一下選舉氣氛。

二、北韓違反人權 聯合國制裁使不上力

主持人:第2個話題我們要談的是北韓,北韓是個可怕的國家。最近終於引起公憤,在聯合國居然是111票對19票,壓倒性通過一個譴責北韓的一個議案。而且這中間很特別的是它希望安理會要把北韓涉及違反人權的犯罪案件,送交國際刑事法庭。

北韓到底做了哪些事呢?這裡面包括好多的項目,人口的滅絕、謀殺、奴役、酷刑、勞改、強制墮胎、製造饑荒以及綁架南韓跟日本的人質,這10年來北韓不斷對他們自己的人民進行政治跟宗教的迫害。所以這一次的投票居然非常壓倒性,有111個國家對19個國家,完全就是通過要送安理會。不過也有人說,安理會要過關,恐怕有點困難,不過我覺得這樣的一個動作,意義還是重大,至少表示聯合國還表現了一點正義。

嚴震生:確實,我們知道國際刑事法院,最主要要處理的大概有好幾個領域。當然第一個是處理種族滅絕,種族滅絕有一個前提是,你是針對哪一個族群?或者哪一個特別的團體?要把他們系統性給消滅掉。問題是在北韓,大概都是針對北韓人,沒有甚麼其他族群的人,譬如也沒有對華裔有特別做,這大概沒有,所以種族滅絕的證據比較難在北韓身上找到。

【應屬內政問題】
第2個就是戰爭罪War Crimes,就是你在跟對方打仗的時候,譬如說,你可能使用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化學武器,把一般的平民百姓也給殺了,婦女、孩子也給殺。這種是戰爭當中這種的罪犯,就是War Crimes,那北韓現在也沒在打仗。

第3個就是這一次聯合國委員會提出來的,大部分都叫做Crime against humanity,就是違反人類罪行。包括對自己的人民做一些思想的控制,把他們放到勞改、當做政治犯來對待,或者說一般老百姓的饑荒,等於是違反人類的一個罪行,所以是以這幾大罪狀,希望將北韓提交到國際刑事法庭來處理。

我覺得這是比較少見的,幾乎都是內政的問題,而不是在戰爭當中,或者說是跟內戰,或者說有一種像南斯拉夫、蘇丹,對另外一個民族進行消滅的動作。

問:這個案子,既有這麼大的壓倒性支持,會不會對北韓有一定的警告作用?

【北韓不在乎】
嚴震生:我覺得問題是,這樣的一個警告是不是有用?消息根本進不去北韓人民的心目當中,這是第一個。第2個是北韓的領導人會不會在乎?我想大概也不在乎,但是當然對這些支持北韓的國家,包括過去的俄羅斯或中國來講,就比較尷尬。

因為今天如果這是一個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甚至是聯合國大會,都會想通過的案子,那他們要不要在安理會擋下?如果不擋,表示他們和北韓的關係會因此而受到衝擊。不論擋不擋,國際社會願意把它送到國際刑事法庭,也是一個很長的程序,未來我們當然希望看到,可透過國際刑事法院、法庭,將這樣的情況改善。

【只起訴非洲國家】
可是國際刑事法庭從2002年成立到現在已經12年,到現在起訴的都是非洲的案子,所以有人開玩笑說,這好像是專門打弱小的非洲國家用的,大的蒼蠅或老虎都不敢打,包括有的人認為美國應該也要列入其中,因為美國在伊拉克用無人飛機,或在阿富汗,可能都有一些問題,還有包括俄羅斯在烏克蘭、中國在西藏的問題等,但是現在沒有人去打這些大老虎,都在打非洲的小蒼蠅。

這次有點想要打北韓了,我不知道會不會成功,但是至少說,這是一個讓大家會改變對國際刑事法庭、法院的形象,就是說你不是專門為非洲當地的小軍閥而設。

問:嚴老師,我覺得比較有趣的是,剛剛提到北韓在安理會裡面,就有兩個盟友,分別是俄羅斯和中國,到了他們那邊就否決,就沒用了。再來,我也覺得很好奇是這次的投票111對19票,意思是有19個國家是北韓的盟友,有這麼多嗎?

嚴震生:因為很多的國家本身有問題,所以他們不願意國際刑事法庭、法院,或是聯合國的人權委員會指東指西,包括古巴、伊朗、敍利亞等都是,又比如我們的盟邦史瓦濟蘭,它也是一個君主王國,有國王的,是滿有問題的,它根本不簽羅馬規約這樣設立國家行事法院的規約,它認為這會干涉內政,所以就管不到我,中國也不簽,連美國也不願意簽,這個才有意思。

【美國也未簽約】
今天美國譴責北韓,要把它送到國際刑事法院,可是美國自己都不願意簽羅馬規約。我們知道美國有好幾個問題,不只是國際刑事法院而已,還包括國際海洋公約、聯合國婦女兒童公約,美國認為說它有它的憲法,不能有外面的法律高於本國的憲法,所以美國常常說,它跟這些法律精神上是一致,但是就是拒絕簽。如果美國拒絕簽,那怎麼可能去譴責北韓,並把它送到國際刑事法院,連美國自己都不是一個簽署國,我覺得這是比較有意思的。

問:看起來大家都是一丘之貉。我想還是跟大家說明一下,為什麼這次很多國家異口同聲,要去法辦北韓,其中原因包括北韓勞改陣營中,有不給政治犯吃飯、挨餓的情況,還要強迫他做工、受辱、強暴、槍決,還有懷孕的婦女被迫墮胎,或是母親在嬰兒出生後,必須親手把他淹死,透過聽證會都可以看得出北韓有相當多的惡行。

【脫北者】
嚴震生:確實,一些離開北韓的「脫北者」,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在過去就聽到、蒐集資料並舉辦聽證會,今年年初出了一個報告,詳細列出了這些問題,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每年9月到10月開始開會之後,就處理很多的問題,這只是其中一個。這次終於把這個議題拿出來,希望讓安理會投票、做決定,然後來送交國際刑事法院,所以是經過一年多的程序,看到有實證的資料來做控訴。

問:是的,北韓到底會不會被國際刑事法庭處理,還有好長的路可以走。

三、身處穆斯林國家 華裔當省長不簡單

主持人:我們第三個話題比較輕鬆,印尼這個穆斯林國家選了一個基督徒當他們雅加達的省長,這可不得了,當然引起很多的抗爭,很多穆斯林團體強烈抗議。不過,你看這奇不奇怪,明明就是選出來的,代表他有民意基礎嘛。那抗議又代表甚麼,哪一個民意才是民意呢?如果他值得抗議,又怎麼會選得上呢?

【印尼華人少】
嚴震生:首先,印尼當然是全世界最大的穆斯林國家。穆斯林大家都想到伊斯蘭國家,都想到中東,可是因為印尼的人口多,所以再加上它8成7的人口是屬於穆斯林,所以他是全世界第一大的穆斯林國家。在這個裡頭,我們大家會認為說華裔很多,就是印尼華僑,我們聽了印尼華僑這個名詞聽了很久了。可是印尼的華僑人口也不過不到百分之二,只有一點多。印尼的華人跟馬來西亞的華人比例上來講,是差很多的。

所以過去馬來西亞有很多的包括馬華公會,華人有正常的參政管道,也很多的華人當選議員,當選各地的省長,這是常常發生的。所以在馬來西亞來講,這不是一個很特殊的事情。但是印尼畢竟華人人數少,另外他又是一個基督徒在穆斯林的國家當選,華人第一位省長,基督徒可能是在雅加達是第二位,但是華人基督徒絕對是第一位。所以當然會引起一些比較激進派的穆斯林的一些反彈。

問:這位基督徒的省長叫做鐘萬學,他本來是代理的省長,現在能夠當選雅加達的省長。他到底有甚麼優秀的地方?因為一般來講,他既是華人,又是基督徒,怎麼可能選得上呢?

【由副省長升任】
嚴震生:我覺得他是政治的運氣非常好,他跟JokoWidodo佐科威,搭檔選正副省長,他當選了副省長,結果現在這個省長JokoWidodo競選總統,就先暫時代理省長職務,省長選上總統由副省長接替省長。所以,可能有些人認為他不是直接選省長當選的,而是副省長升任,因為他的省長去當總統了。

問:總統應該也對他很友善吧,因為他們是搭檔。

嚴震生:所以總統是支持他的,可是一些激進的穆斯林團體會擔心。不要忘記他本身第一個是華裔,第二個他可能從政的背景也比較特殊。他是在勿里洞這樣一個小島,做過當地的一個首長,然後再選國會議員,然後國會議員當一半去選雅加達的副省長,然後這一次透過省長當選總統,他自然而然成為省長。

【別小看華裔省長】
無論如何我覺得說這個華裔之先,就是1998年印尼民主化之後,許許多多的華裔開始願意從政參政,這是一個機會。現在看到10幾年之後,確實也出現了第一個印尼在雅加達地區的省長,不要小看他,他比我們柯P等管的人要多,他管1000萬人。所以印尼是很大的,你看雅加達附近,大家也知道是一個大的都會。所以他管的人口幾乎是台灣的一半。

問:不過無論如何,我想我們大家要來多認識這個小名叫做「阿學」的鐘萬學省長,他這麼厲害,是客家人。首先他選了一個對的政治搭檔,然後他又代理得不錯,然後他又可以升任。我想即使是有抗爭,他還是可以繼續擔任雅加達這麼大一個地方的省長。沒問題吧?

嚴震生:應該是沒有問題。我們不要忘記印尼跟中東一些國家不太一樣。印尼是一個我們叫世俗派的穆斯林國家,就是secular state。就跟埃及,土耳其,馬來西亞這種一樣,宗教團體沒有辦法在政治裡頭扮演很強的角色。不像伊朗,或者說像穆斯林兄弟會所統治私下的埃及這樣的情形。

【貪腐問題嚴重】
但是對於一些激進的穆斯林的團體來講,他們是希望政府有一部分的責任,或者說一部分的權力,要下放給穆斯林團體來處理,所以他們才會對一個基督徒的省長會有提出一些質疑,認為這樣的話更不可能有權力下放的機會。但是我們看到鐘萬學過去做他的家鄉東勿里洞這個地方的首長的時候,也是雷厲風行,做了很多還不錯的事情,包括反貪腐,大家認為他是比較清廉的。

問:這個鐘萬學是印尼穆斯林國家的一個基督徒華人省長。雖然受到抗爭,但他還真是不是簡單之輩。第一個他是念過穆斯林學校的,所以他雖然是基督徒,卻對穆斯林很了解,甚至還引述可蘭經來表達他的政治理念。第二,他非常的親民。他上任代理省長的時候,就公開他個人手機號碼,所以他每一週的手機簡訊多達5000個。

他還上網公布自己的財產,甚至包括他在雅加達地區的開支狀況。另外,他曾經憤怒的指責貪污的官員,他怒責官員的影片在網路上瘋傳,大家都對他很尊敬,覺得他還蠻有GUTS的,敢去罵貪污的人,嚴老師你怎麼看?

【政治氛圍改變中】
嚴震生:確實,印尼其實在1960年代也發生過反華風暴,所以現在他們民主化之後,願意接納也代表印尼過去一路推動的一個政策,英文叫做unity in diversity,中文就是(求同存異)大概意思,其實不太一樣。就說印尼也蠻複雜的,但他們認為說我們在這樣一個那麼複雜不同的當中,我們可以有一個合一,unity in diversity。

所以我認為今天鐘萬學當選之後,代表著印尼是一個基督徒也可以當選省長,華裔只有百分之一人口的,也能夠做那麼大一個省的省長。然後他帶出來的是一個不同的政治風氣,但是在這個當中,我們不要把他當做華人,我們還是要把他當做華裔的印尼人。就是說這些華裔在印尼都已經好幾代,他們就在那裡生根,所以你看他的名字都已經有印尼的名字。

跟馬來西亞不一樣,馬來西亞的華裔都保存他們華裔的英文拼音,但是印尼的都已經換了名字,跟泰國比較像。他們已經生根了,他們只不過是華人背景的印尼人或泰國人。所以今天在這個地方我覺得見證了印尼一個多元式的民主,當然也看到他這樣一個特殊的政治的一些性格所帶出來的一些震撼。我覺得這對印尼未來民主發展都是好事。

【不可能更上層樓】
問:我想有一個quick question。雅加達是這麼大一個城市,難怪省長能當上總統,換言之,我們可不可以有一點點想像力說,這個鐘萬學今天才48歲,表現這麼好,有沒有可能,我只是猜想,如今他已經當了雅加達省長,有一天他也有機會挑戰總統的寶座?

嚴震生:我認為他基督徒背景在一個接近百分之87的穆斯林人口中,太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