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普丁的新俄羅斯夢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4/09/15 09:01 點閱 1761 次

烏東戰爭稍歇,並未真正結束,只要普丁的「新俄羅斯夢」一天未解,烏克蘭隨時處於被分裂的危機之中。

做為曾經是兩極體系時期與美國霸權對峙、抗衡的國家,蘇聯的崩解是俄羅斯的災難,普丁入主克里姆林宮之初, 曾發下「給我20 年,還你一個強大俄羅斯。」豪語。

普丁的「大俄羅斯夢」不似習近平與美國建立「大國關係」的柔軟。普丁在烏克蘭與西方國家紛紛指控俄羅斯軍隊侵犯烏國之際,俄國總統普丁身段強硬,對西方國家強硬表示俄羅斯正強化核武嚇阻能力與武裝部隊, 準備應對任何挑釁,各國「最好不要招惹俄國」。

普丁之夢,對建構大俄羅斯,恢復帝國榮光,當然是最美的一件事,與此相對,在蘇聯解體後獨立出走的附庸國,卻必須「希望」北極熊不會揮拳相向,否則俄羅斯的美夢,將會讓這些國家噩夢相隨。

帝俄時期的領土包括整個中亞和波羅的海10 多個國家,還有波蘭、芬蘭和土耳其一些領土。克里姆林宮揮軍喬治亞、染指烏克蘭,已完全曝露其野心,普亭不因兼併克里米亞半島而滿足,烏東戰事意在開闢往克里米亞通道,最終在消滅烏克蘭。

普丁深知要圓新俄羅斯夢,必須充分掌握克里姆林宮的政治權力,因此,運用政治手腕,避開任期限制, 為自己創造威權統治俄羅斯四分之一世紀的機會。

對內,普丁掌權後,在內政、經濟採行強硬作風,國家杜馬成為橡皮圖章、嚴格拑制媒體、反對勢力邊緣化、加強能源控制、國營企業私有化; 對外,克里姆林宮無意放鬆對前蘇聯陣營的控制,以「強人」之姿縱橫國際,揮舞民族主義大旗,與美國唱反調, 在國際政治上拑制美國的軍事作為,企圖與美國分享全球霸權。

即使普丁對烏克蘭的冒進,受到歐美國家聯合制裁,讓俄羅斯在國際上更為孤立,卻激盪出更高昂的俄羅斯民族主義,俄羅斯人民更為支持普丁強硬的外交政策和軍事介入。

普丁對外擴張領土的野心,來自俄羅斯國家安全的焦慮─地緣戰略緩衝帶的建立與失喪,鼓動外蒙獨立、日俄北方四島爭議、揮軍喬治亞等,都起因於此。普丁的意志,決定俄羅斯的強弱,要理解普丁的新俄羅斯之夢,就必須理解俄羅斯的地緣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