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拿著攝影機和麥克風的流氓

范捷茵 2014/09/04 00:21 點閱 612 次

滿多人把記者形容成流氓,這幾天我剛好遇到幾個印象深刻的例子。

昨天去一場消基會的記者會,因為有關定型化契約,我一開始看不太懂報告上的句意,所以10分鐘的記者會一結束,各家媒體就湊上去瘋狂發問,問了半小時有吧,發行人很友善的有問必答,把難懂的東西解釋得清清楚楚,我想大家都很滿意。

但是!突然有攝影師開罵,說「你叫我們媒體來,我請你們工作人員幫忙擺pose,翻翻桌上的型錄,我們平面跟電子不一樣,要翻閱的畫面,你們都不幫忙,叫我們來要幹嘛?我生氣了啦,」然後他就不斷重複「我生氣了」和「你們都不幫忙」,而且是認真在發飆那種,簡直就像小孩任性耍脾氣的口吻,發行人還要頻頻道歉,安撫他「不要生氣」。

我在旁邊大為震驚,媒體和記者會不就是「各取所需」的關係嗎?人家也沒有跪著求你來採訪,怎麼可以擺出一副高高在上我是老大的流氓樣?

今天下午,我到中興大樓採訪本土社團與吳思華部長。

記者會開始後,主辦單位說部長在樓上,請大家等一下,結果等了5分鐘後忽然接到電話說部長不下來了!

這時媒體群起騷動,為了對工作有交代,大家決定到樓上立委辦公室堵部長!

記者浩浩蕩蕩分次搭了3台電梯,一群人硬是擠進小小的立委辦公室,要求在接待室的部長出來說明,攝影大哥唰唰唰架起機器,又占去很多空間,記者每個人前胸貼後背,有些人還站上辦公室沙發,小房間裡熱得要命,動不動就被旁邊的錄音筆戳到,或被前面的頭髮掃到,每個人都頗不耐煩。

等了15分鐘後,部長終於出來了,媒體成群擋住出口,部長躲都躲不掉,只能接受聯訪簡短回應,這時候,外面的本土社團與學者也知道部長出來了,叫囂要部長出來溝通。這可就惹惱媒體了,畢竟大家沒跑到新聞,又擠在一起熱得不得了,每個人炮口一致叫外面的團體閉嘴,還很粗魯的把辦公室大門鎖上。

等到部長走出辦公室搭電梯,外面的團體生氣了,大聲對部長嗆聲,不是喊口號那種喔,是真的開罵、髒話已經在喉頭的那種嗆聲,然後就發生電梯口推擠動手的衝突。

我走下樓時突然覺得自己很像某種共犯,一起參與了一場逼官員發言、阻擋官民之間溝通的劇碼。在這場劇中,演出的當事人受傷了,然後媒體拿到畫面,拍拍屁股走人了。

其實媒體有時候真的頗流氓。


范捷茵
fan

范捷茵,台中人,外文系畢業,喜歡書、蘋果和海綿寶寶。如果不是因為新聞有很大的寫作自由,當初不會被吸引,現在也不會感到如此誠惶誠恐。在醒報一段時間後,期許自己能寫更多關於人與世界的美好。媽!我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