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99%bc%e7%8f%be%e6%ad%bb%e6%b5%b7%e5%8f%a4%e5%8d%b7%e7%9a%84%e6%98%86%e8%98%ad%e6%b4%9e%e7%a9%b4%e4%b9%8b%e4%b8%80%e3%80%82%ef%bc%88photo_by_shai_halevi_-_iaa%ef%bc%89

《以色列風雲之九》新科技研究古文物 死海古卷仍在說話

郭淑鳳 2020/09/22 21:29 點閱 1517 次
發現死海古卷的昆蘭洞穴之一。(photo by Shai Halevi - IAA)
發現死海古卷的昆蘭洞穴之一。(photo by Shai Halevi - IAA)

70年前考古學的重大成就:聖經死海古卷,在新科技的幫助下,又有新發現!

以色列古物管理局(以下簡稱IAA)近年來積極運用新科技,包括遠紅外線攝影、檢驗殘片DNA、3D斷層攝影等方式,找出更多資訊,目前也發展跨國線上研究平台,讓古卷殘片既能受到保護,也能讓大眾了解。

現有的舊約聖經是根據西元11世紀的馬索拉抄本翻譯而來,死海古卷的發現,證明了馬索拉抄本與2000年前的抄本差異不大,值得信任。這不單回應了上世紀質疑聖經真確性的學者,也再次提醒世人,上帝有話要說,我們應留心傾聽。

科技擴張研究面向

第一批死海古卷於1947年由貝都因人在靠近死海的昆蘭洞穴中發現,學者們相信,這是2000年前住在昆蘭的愛色尼派猶太人留下來的手抄本經書,內容除了舊約聖經部分書卷,也包括這個社區的禮儀規範和其他書卷。

cari

圖說:以色列古物管理局用不同光波為每片死海古卷殘片拍下56張照片(photo by 列昂•利未死海古卷數位圖書館)

為了比較殘片在不同時間的變化,IAA開始用遠紅外線攝影機拍攝每個殘片的數位照片。

因照片解析度高,而且在不同光波照射下可以拍出肉眼難以辨認的字跡,IAA決定為每張殘片的正反面各拍下28張照片,並且把其中2張放在列昂·利未死海古卷數位圖書館網站上。網站於2012年推出後開啟了死海古卷更寬廣的研究,學者們除了對上面的字跡感興趣,也開始關心殘片的材質和來源。

用基因幫殘片分類

6月初,在IAA的協助下,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和瑞典烏普薩拉大學對死海古卷的基因研究被刊登在《細胞》雜誌上,作為封面故事。這項研究進行了7年,透過收集古卷殘片上的DNA,研究人員發現採集到的樣本多半是綿羊皮,但有2個牛皮樣本,分屬於不同的耶利米書抄本。

cari

圖說:死海古卷中,材質為牛皮的耶利米書殘片。(photo by Shai Halevi / IAA)

學者們由此推論,2000年前在昆蘭居住的猶太教徒,願意包容不同聖經抄本的差異性,不像第二聖殿被毀之後,強烈主張聖經內容的權威性和神聖性,不接受差異。學者們也發展出區別不同綿羊基因的方式,並由此區分出哪些內容出於昆蘭社區,哪些為外來書卷。

數位化研究平台

此外,IAA也曾與美國肯塔基大學電腦系合作,用斷層攝影掃描一所猶太會堂於5世紀焚毀後的灰燼,讓卷軸內的字跡得以重現。目前IAA正和德國哥廷根學院合作,進行死海古卷數位計畫,盼望為死海古卷建立一個新的標準化線上研究編輯平台,以產生學術性死海古卷數位版本。

這項計畫在邀請新世代參與死海古卷的研究,也提供跨國合作互動的平台。現有兩個關於死海古卷的主要數據庫分別是IAA製作的列昂·利未死海古卷數位圖書館,存有局內所有古卷殘片的數位照片檔;以及德國哥廷根學院的昆蘭詞典的文本和語言學資料。兩個機構正合作將資料彙集,建構研究平台。

cari

圖說:死海古卷中包含創世記1章1節的遠紅外線照片(photo by 列昂·利未死海古卷數位圖書館)

cari

圖說:研究員小心維護死海古卷殘片。(photo by Shai Halevi / IAA)



可用鍵盤操作